Wandervoge.

产粮极慢,谢谢不嫌弃。

©Wandervoge.
Powered by LOFTER
 

Kingsman.//EHE.//伤痛、蜂蜜、脏话与爱情。

.预告已经释出,感觉再写蛋仔以别的方式看见Harry有点不对劲…
.但我还是写了。而且我不会写标题。
.KSM初试水,不长但保证很甜。

正文:

-

  Eggsy在疼晕过去以前听见对方说了句什么。

  他狼狈不堪,西装看上去像是曾对金刚狼图谋不轨过,头发被血黏在头皮上的感觉让他有点恶心。同时肋骨折了一两根,但这不重要,因为再挨一下可能就要折第三四五根,然后他的肺会被捅穿,会爆炸,会报废。而现在。他妈的。Eggsy嘶嘶地、艰难地抽着气想,现在这个应该缠七八条金腰带的任务对象居然还在对一个快死了的特工讲外语。——那是个丹麦人。他顺着对方硬得像钉了马掌一样的靴子望上去,动了动嘴唇,停。他想说。操,我走过你们公主的后门,你不能这样对我——然后丹麦的铁蹄抬了起来,又重重地踩了下去——在Eggsy以为英丹两国历史性的脑电波对接成功以后,在Eggsy哭着求对方将那句Merlin没教过他的丹麦语用子弹以莫尔斯电码的形式射进他的脑子给他个痛快以前,这一脚恰到好处地踩断了第四根肋骨。Eggsy如蒙大赦,爽快地晕了过去。

  如果醒来看到的是Merlin那颗光可鉴人还反射着四面八方圆形壁灯的秃头,Eggsy也许会像以往的几次那样,喃喃说"饶了我吧"然后再晕一会儿。
  但他睁开眼睛,看到Harry Hart。

  还在看书。Eggsy Unwin二十四年来第一次躺在床上怀疑世界的真实性。
  "…啊。"他有气无力地叫了一声,听起来像只被人踩过的乌鸦。
  这怪声吸引了年长者的注意; 他放下书,将戴了一只眼罩的脸转向他——转向凝固成一尊后现代主义雕塑的Eggsy,而后者仍一副听到飞机即将高空解体的产妇表情,疼得皱皱巴巴还要表现得惊异无比,好像在质问恰好同行的妇产科医师Harry为什么在助产的同时拿走了他的肾还把飞机搞散架了。Harry放下书,表现出一点合情合理的关切。
  "你感觉怎么样?"他问,"你折了四根肋骨,手臂三处骨裂,左腿快掉了。脑袋被什么砸了个洞,我猜是枪托,但Lancelot说你当时看起来不是在二十一世纪执行任务,而是长老院的Merlin派你去温泉关保卫斯巴达。"
  Eggsy的眼睛焦点此时却被他自己大脑的引力给捕获了一样,沿着从Harry的脸到那本书的纵向轨道缓慢地公转着。
  "Neuromancer."他盯着封面上机械女人挺实赤裸的胸脯,"我不知道你活着的时候喜欢看赛博朋克。"
  "科利奥兰纳斯不适合陪我等伤员睡醒。"Harry回答他,并选择性地忽略了关键词,"我会和Merlin建议在医疗翼添置书架和经典文学。——你感觉怎么样,Eggsy?"
  Eggsy把他的绿眼睛瞪起来。"所以说,"他慢吞吞地,"是我被斯巴达人砸坏了脑子,还是Harry Hart真——"
  后面的几个词哑了火。Harry看着他嘴唇的眼神怜悯得就好像他是一条在太阳底下被晒扁了的环节动物,Eggsy试着让上下两片嘴唇合在一起蹭了蹭,细密的刺痛和令人头皮发麻的、毛毛刺刺的触感立刻让他皱起了眉头。而他的导师则已经将棉签拿在手里,正在浸入床头上的一杯蜂蜜水。
  眼看着那团湿润的脱脂棉球移过来,点在嘴唇上然后随着摩擦逐渐升温,Eggsy感觉自己又要窒息了。Harry的手很大,皮肤并不怎么好,甚至有一些松弛感,关节处纹路凹陷得相当深刻,可这是Harry。老天。他晕晕乎乎地、在遍体鳞伤没有一处不疼得要死的状态下着迷于这双手。那关节屈起时像竹节顶着丝缎,泛出经纬交织间隐藏的青白色,脱脂棉球的质感绝对比指尖的茧差多了。Eggsy觉得自己马上就可以去给亚当莱文拍Sugar的封面照,而Harry的声音嗡嗡地响起来。

  "Eggsy。"导师维持着绅士的耐心,"你感觉怎么样?"
  Eggsy想打断他。Eggsy感觉很不可思议,Eggsy想问这他妈的就是你他妈的消失了他妈的一年之后想他妈的对我说的唯一一句屁话吗,Eggsy想说脏话,Eggsy感觉很愤怒——但Eggsy最后笑了起来。
  "我。"
  他咬断棉签,发出第一个音节。
  "感觉。"
  没人告诉他哪只手还能用。他奋力挣脱不太疼的那条手臂上各种针头贴片里里外外的束缚,警报声立刻响成一片。
  "不他妈的——"
  伤痕累累的手臂勾住了年长者的后颈。
  "…太好。我需要吸氧,因为我的心已经快他妈的要从绷带里跳出来了。"
  这话语和手臂的力度都不容置疑,Harry进退两难,而Eggsy用亮得灼人的绿眼睛将他钉在原地,逼他咽下即将脱口而出的所有一切绅士礼仪道德责任后直视自己因为疼痛与喜悦的水汽而更加清亮的眼睛。在Merlin穿透监视器的怒吼中,Harry低下头,同他交换了一个温柔悠长的亲吻。

  "不太好?"
  "好极了。"

 
Fin.

  1. 何厌Wandervog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