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dervoge.

产粮极慢,谢谢不嫌弃。

©Wandervoge.
Powered by LOFTER
 

摇滚莫扎特.//萨莫./自深深处。

给自己的。囚禁梗,只有一个玩具车轱辘。
心乱时写下。

正文:

-

   三百三十一日。

   他睁开眼睛的一瞬,那条缎带的触感柔软地滑进他的印象里。
   第三百三十一日,眼睛上的缎带还优雅地系着,脑后有一个温驯的结。火焰燃着。木柴噼啪作响,香气自壁炉漫溢。他小心地活动一下手指,随即停住。两支细长的、精致的银针分别刺在他左右臂的弯折中间。第三百三十一日。在这华美的囚笼里,他再一次困倦地睡去了。

  「 那惹人怜爱的刑具,比起枷锁不如说是艺术品更贴切些。有两根指节那样长,靠近钝端雕饰复杂而柔美,宛若女子的发丝同等优雅纤细。针尖在苍白的皮肤上未作任何停留,而是没入温水的冰一般毫无痕迹地缓缓刺入更加柔嫩的内里,最终深陷于此,随肌肉轻微的痉挛而颤动着。这场面十足荒诞,又像暗含情热的邀约一般迷人。萨列里抽离他的枷锁,然后在喂莫扎特吃下药剂以前,将他的泪水逐一吻去。 」

    烛台放在矮几上的声音钝响。莫扎特已经服过药,呼吸长而轻缓,手臂规规矩矩地放在身侧,针刺入的那块皮肤泛出一些危险的淤青。烛火映着他的金发,眉弓下睫毛的暗影更加明晰,沉睡着的年轻神祗只有胸口在微微起伏,像一团静止的、柔和的光焰,停驻在水幕般流泻而下的重重帷幔之中。烛泪落在他指间。衣物窸窣响动,做工精细的黑色外套逶迤于地。

   「 他的需求并不多,那难见的欲望也大多燃得极有耐性。通常在将针抽出后,渗出的细小血珠对他而言似乎是一个邀请。而莫扎特总是昏沉着的。开拓与进入都足够缓慢、足够充分,萨列里在情事中有着惊人的耐心。——有时莫扎特醒来了,也仅仅是发出微弱的、情欲难耐的低哑呻吟——仅从声音无从判断他是正在天国享乐,还是被地狱的业火烧灼;他紧得像天国,又热得像地狱。——这放荡的神子啊。萨列里为他淫靡又天真的绮丽几乎落泪。在这般纯净的、意乱情迷的身躯面前,哪怕是最虔诚的修士也要屈膝。蒙着那双焦糖色眼睛的缎带被泪水浸湿了。」

    他感觉到床的一侧沉下些许。在高热的迷幻中,指甲与玻璃相触的轻细声响被捕捉到,而后是几乎微不可闻、细弱如同蝴蝶振翼的、冷得像冰的液体被注入汩汩血脉的碰撞声。身躯接纳并融化了它们。而这透明澄澈的罪恶,这创痛、这畸曲的痴恋,即刻吻别——针尖停在他腕上。上面还凝有另一人的血,刺破表皮,几乎刺痛魂灵。他快乐地战栗着。——一切都和解了。亡故第三百三十一日,复活节的钟声遥远地敲响。

    将死之人彼此相拥。在春日的泥土之下,那刺痛是他冰冷的一吻。


.Fin.



给自己的贺文。3.31是生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