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dervoge.

产粮极慢,谢谢不嫌弃。

©Wandervoge.
Powered by LOFTER
 

摇滚莫扎特./萨莫萨.//一次谈话和与之等长的发呆的全记录。

.米扎视角初试水
.也许OOC,理由同上一篇…请多包涵,不要拍砖呀,有意见回复就好啦。
.我还是特喜欢他们两个…

-
    从交出乐谱、完成演奏然后坐到软凳上的一刻开始,维也纳年轻作曲家的目光就被对面的人抓住了。

    "这次也依旧出色,令人惊叹的旋律…"

    他果然会夸奖我。金发的小天才不免有些得意,这同他想的一样。而且,被夸奖会使他心情愉快——被萨列里夸奖。赞赏使他愉快,萨列里使他——不,不全是令他愉快,听听他接下来的话。

    "…更多。但是……"

    可他也会说但是呀,而且总会说。莫扎特稍微不高兴了那么一点,更可气的是"但是"后面总比前面长得多。萨列里还在说,他也在听着,意识的一部分游离成观察者,又像是旁白,是刚写成的歌剧中对话间隔忽然响起的、并不起眼的唱段,高亢或低沉,与人物的嬉笑怒骂并不相互干扰…却作为对整个剧情的预示,一条线,从始至终贯穿全部,比方说萨列里的衣领上就有一根金线贯穿所有的刺绣。不,不,这比喻真蠢,我想的是预示,整个剧情——是喜剧还是悲剧?…无从得知。啊,他说了什么?

    "…降调…转换难以完成,整个维也纳也找不出这样的女高音,所以…"

    难以完成,难以完成。难以…集中精神,所以要继续发呆下去。他的视线牢牢黏在萨列里的手指上,是指甲染成黑色的那边,其中一根手指上有块黑色脱落得斑驳,同首席乐师与人相处时一丝不苟或说优雅少言的形象不符,下次见面也许就会补上…还是全部弄掉?他为自己的想象感到惊异,几乎要笑出来。

    "Mozart?"

    快回应他!——但他总会说下去的,得不到回应也会。他隐约听到自己答了一声什么,然后就继续认认真真做着沃尔夫冈·阿玛多伊斯·莫扎特的发呆全身像,连目光都敬业地发直。乐师长同他说话时坐姿十分端庄,显得有点高傲,每次都是如此…他总算将视线从萨列里的手上拔了下来,没了依附的目光顺着丝绒衣料滑到外套的边角,然后抓住。他看出那儿压着偏光才能显现的暗花,金线收口,有藤蔓花纹的刺绣,价值不菲…他可真爱穿这些,黑漆漆的,倒是在细节上花了很多工夫。如果穿了像我这样的红色就不能说他还是萨列里…再想就又要笑了,太失礼了。他又把脑袋低了一点,天哪,莫扎特,快停下。

    "…对于下一幕男爵夫人的唱段会作何种改动,我相当期待…"

    我也期待下次见到您。
    这个回答从脑子里冒出来,还未浮上脑海就如同水泡触到水面般破碎了。他忽然抬起头直视着萨列里,首席乐师少见地露出迷惑,看上去对他的反常举动相当莫名其妙。

    "Mozart?"

    他收回思绪,露出一个快活的笑容,对着在他脑海里留存了相当长时间的首席乐师先生行礼致意。

    "乐意为您效劳。"

                                                            Fin.

  1. 何厌Wandervog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