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dervoge.

都是隨便寫的

©Wandervoge.
Powered by LOFTER
 

摇滚莫扎特./萨莫萨.// 致安东尼奥·萨列里的告别信.


.极度悲哀之下的产物,不考虑真实时间线,四十分钟码字时间。法扎初试水.斗胆发出,或许OOC因为并未深入了解过历史中的两人…轻喷,错误请指正,谢谢啦。
.这里是被萨列里伤害的莫扎特要离开或说逃离维也纳,没有前因后果或者说前文和后文。
. …我实在是太喜欢他们两个了。

-

  「 尊敬的安东尼奥·萨列里:

     多日不见,您还好吗?

     上次见面时发生的不愉快,希望您不要放在心上。」

     摊开的纸页泛着古旧的黄色。羽毛笔在这里停顿了一下,一小滴墨水圆圆地洇开,毛茸茸的金色脑袋于是紧张了一下;他拿食指按住那里,再拿开时墨点已经成了一个大一圈的指纹,手指也染黑了一块。他想了想,在桌面上蹭了蹭指头,又写下一行。

    「我无意同您争执,并且绝无令您难堪的想法。」

    金色的卷毛又停止了晃动。他咬咬手指,似乎完全不在意或者干脆忘记了墨水的事。

    「不过借由这件事,我理清了一些念头。在这封信中,郑重地告知您:我将于今夜离开维也纳。」

      天哪,居然真的会有这么一天。他快活又像是难过地抿起嘴唇;萨列里更喜欢它们开合着流出孩童般的语言或献上亲吻时微微有些翘着的模样,他早就知道他喜欢什么。——但现在又和萨列里有什么关系?

     「在您收到这封信时,想必我已经在远赴巴黎的路上。」

       我将要离开他。

     「所以无须追赶,我不会再回到维也纳。」

       我将要离开……

     「我将离开您,并且永远不会再回到您身边,萨列里。」

       他的舞台妆还未来得及卸下,金发倒是不须特意打理就能博得观众和姑娘们的喜爱。萨列里喜欢他的眼睛和眉毛被精心描画过以后的样子,他说"很特别,非常适合"…也许还要夸一些更加不着边际的东西,但他没有听萨列里说完。就在刚刚垂落如同宽大帷幔的幕布后面,那是他们初次接吻。

      「我常常想到您…」

       笔尖回到句首。他想划去这一句,又没能按下那支轻飘飘的羽毛笔,只好另起一行。

      「我最后一次想到您。」

       杂乱无章,仿佛无序的音符颠倒错位,琴锤击打着他的神经,而他的心都要被琴弦绞碎。金发的、热烈的、无畏的,如同太阳一般的青年紧紧攥着手中未来得及献出的乐谱,掌心的汗水将那些燃着炽烈情感的音符浸成悲哀的曲调,从他仍紧握着羽毛笔的另一只手下流淌出来,于告别信中奏响。

      "萨列里…"

     「我将离去,再不复返。」

       从未深爱。无论是来不及或是未开始便已然破灭,他永远在前行——因为纵情享乐即将迎来终末,悲怆的安魂曲已然奏响。在维也纳璀璨的夜色中,在上帝的垂怜之下,他曾亲吻这鲜活的一切。

      「我爱您,我爱着——」

        "杀死我,亲爱的——"

        句末是一个可爱的称呼。
       「你。」

        信件结束。

       "让我燃烧。"

      「在您的爱与恨之外,我将远行。」

                           莫扎特·阿玛多伊斯·沃尔夫冈
                                                       于逃亡中.

Fin.

  1. 何厌Wandervoge. 转载了此文字
    bravo!虽然是刀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