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dervoge.

产粮极慢,谢谢不嫌弃。

©Wandervoge.
Powered by LOFTER
 

一个还没有定名的有关骑士与国王的长故事。之一.

-


  花与蜜。


  这是暂居于此的旅人们与过往客商对王城格洛约卡的称呼。花是房子,蜜是空气,玫瑰园和蜂蜜酒是外来者的黄金。姑娘们滚着蔷薇花边的亚麻裙摆蹁跹扫过城里各处,街心花园布道的神甫,一只眼睛是水晶球的疯乞丐,老妇怀里抱着下金蛋的鹅;集市占据了五条街道,第一次偷窃便失了手的年轻人被人群声势浩大地追赶,杂耍艺人踩着独轮车在神甫后头表演手帕变鸽子的小把戏,杂货店全天开放,一块热乎乎的黄油面包赠送一支粉玫瑰。喧闹,安宁,馥郁芬芳,花与蜜的王城,格洛约卡。

  但无论如何——

  "好的花园总要有结实的篱笆。"这也是伊尔伊泽民众时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众所周知,伊尔伊泽阳光充足,土地肥沃,连袖扣落在泥土里都能开出花来,满街比野草还要常见且生命力无比旺盛的花朵们让过敏者手忙脚乱,自然也不需要为了防止被人采摘而特意去修建篱笆。更何况传言中年纪轻轻的国王…啊,这个暂且不提。结实的篱笆其实是指——


  "罗罗布!"

  一位披着纱巾的中年妇人从人群里跌跌撞撞地冲出来,一头扑在马肚子上开始放声大哭。


  ——国王麾下的第一骑士团。昆尼亚法之剑,伊尔伊泽的『守夜人』。


  马背上年轻的骑士顿时紧张起来。

  "罗妮娅阿姨…!"

  "混小子!我还以为你回不来了哪!"

  "都跟你交代过布吉喜欢唬人了…我现在不能回去,等到晚上再——"

  "天啊,昆尼亚法在上!你赶我回去?小混蛋!"

  "罗妮娅…"

  人群已经起了轻微的笑声,而那个被拖住手摇摇欲坠的骑士看上去简直要哭出来了。他身边的几个同伴憋笑憋得有些辛苦,纷纷看向队首的掌灯人。

  一身黑的引路者一言不发。队长看着他们,威严地点了点头。

  "去吧,罗德。"

  罗罗布——罗德·伊米萨如蒙大赦。他翻身下马,重铠还未及脱下就被拽得失去了平衡,叮铃啷当一路磕碰着花园边角与姑娘们的手镯耳坠并引发小小的惊呼。而他本人则大有顽抗到底的气势,即使帽缨给沿途的小孩子揪得七零八落也一样坚决地抵死不抬头。

  队长加莱诺扯了扯缰绳,让战马踱着小碎步把自己颠到掌灯人旁边。

  "我觉得他真该哭晕过去,"他说,同时向不远处公爵家那五个女儿吹了声响亮的口哨,"看看啊,这么多的漂亮姑娘!"

  "……。"

  阴森森的掌灯人没答话,甚至连头都没偏一下,只是沉默地梳理着马鬃,好让队伍在鲜花和掌声的前呼后拥之间移动得更快一点儿。加莱诺碰了根少言寡语的钉子,瘪着嘴走在了最前面。

  生气归生气,埋怨倒是一点儿也没有。作为和他一起从新兵蛋子摸爬滚打到高位的好友,他自然知道他们的引路者究竟在想些什么,但焦虑到这种程度就实在是…他偷偷回头瞄了一眼,黑骑士正凝视着王宫城堡的尖顶。


  这是一路上他第一次回头。第二次是在被手捧鲜花的小姑娘拦住去路时,他为难又扭扭捏捏还带着点儿炫耀意味地向后看——然而只有战马鄙夷地打了个响鼻表示它的不屑。沉默的引路人早已经不见了。


TBC.




第一节到这里。世界观一类的东西都挺大挺杂,看完觉得有点感觉的就让我知道一下吧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