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dervoge.

产粮极慢,谢谢不嫌弃。

©Wandervoge.
Powered by LOFTER
 

P芬/短打. "你什么都不知道。"

-


……

"……。"
这次又是Pi怔怔地看着自己停在键盘上的双手了。转身,切武器,让后面的人退开,然后操作角色挥着剑冲上去——说是保护的本能也不为过,毕竟那几乎是来不及思考就在一瞬间作出的条件反射一样的决定。
…甚至忘了后面的一群人并不是自己常常护在身后的那个小鬼。说得再直接或者再确切一点,他们不会是也再不可能是了。
屏幕上粉色头发红色眼睛四四方方的角色低着头愣在了那里。蛛丝、骨粉、火药,甚至一张掉落率极低的CD-05也在他面前浮着,然而角色和他的操作者都像是听不到也看不到一样无知无觉,一动不动。

"…我去抽根烟。"
被Pi保护的这一群人里最先待不下去的是12。他这次倒是直接了不少,连掩饰一下都懒得了,角色晃了一晃就站到了不远处的一片冰面上。椅子挪开的声音延迟了几秒才被播放出来,紧接着是打火机的声音和一片沉寂。
"…哈哈哈哈哈12你看看你整天就知道喝——哎你今天怎么改抽烟了?我还以为你早晚会水中毒呢Mike你也管管他这么年轻就抽烟以后还——"
"魔王。"
Mike低声打断了他。其实魔王在想些什么谁都是清楚的,毕竟也都是大人了,他这么做无非是想打破这份令人尴尬又有些难过的沉默,或者仅仅是为了让他们有点别的东西可想而已。
…但现在显然并不是时候。


叁仟宫魔王 23:11:26
…怎么样了…

Mike 23:1150
再等等吧


私聊窗口一个两个三个地亮起来。


Ryu邪道长 23:11:28
没办法了?

Mike 23:12:07
嗯。再等等吧


神奇陆夫人 23:11:33
…就这样?

Mike 23:12:10


神奇陆夫人 23:12:17
叫12把烟掐了吧

Mike 23:13:01
嗯。

回答都是差不多的,闪烁不停的窗口重又一个两个三个地暗下去。Mike把满屏幕的私聊按掉以后,底下Minecraft的画面又不太一样了:魔王,道长,陆夫人,铃铛和小白,这些刚刚还老老实实杵在Pi后边的人纷纷四散开去,Mike见状也识趣地退开了一段距离,就好像一直静默地立着的那个人一直以来冲在前面负责保护,充当盾与利剑,溅了一身的血却仅仅是为了将那只被丢下了的猫护在身后而已。而这只猫本来也就是应该被另一个人抱在怀里由他保护的,被另一个人,被另一个…另一个现在大概只能算做陌生人的人。
那个小鬼。
"连小地图都不会用,老是迷路,"Pi和他的角色都没有转身,只是后者仰倒在椅背上,用袖子将眼睛遮住了,"还说要打赢我…猫都不信。"
他自顾自地说着,手机在显示呼叫无应答以后自动挂断了,屏幕上"芬达"的昵称后面跟着代表未接听次数的一个39。Pi盯着它看,看到那个数字跳了一下又变成40。
黑名单。他想。

室内的温度刚刚好。有点像是四月或者十月的风吧,并不算热,但就是能暖得人身上痒丝丝的,胸口也跟着又痒又烫地发甜。就在这人工制造出的一片懒而惬意的温暖中,他像是要填补心脏上那个不断灌进寒风的洞一样拥抱了自己,孤零零地缩成一个冷冰冰的巨大空壳。

"输惨了。"他说。
然后那些甜蜜、悲伤、失望、哀恸与痛苦一齐从这具空壳里涌出来。他困极了,将脸埋进臂弯里睡着,任由自己被各种各样变质的、堆积如山的、无法出口也无人回应的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填满撕碎,最后彻底湮没在这一隅寂静无声的黑暗之中。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