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dervoge.

都是隨便寫的

©Wandervoge.
Powered by LOFTER
 

APH. 露中. 一次道别. (短打/意味不明.

-


……

他知道伊利亚还在那里。

那双冰和血、火焰与极北海域混合成的矢车菊色的眼睛在望着他,它们的主人静默地伫立在远处,这让他几乎无法前行。吹过针叶林的风卷起细小的血的碎末,松叶和杉木的冷香结成冰晶夹在雪里飘落堆积。

他的眼睛又热又酸地痛起来。

在寒风吹彻的雪原,除却风声以外就只有绒羽一样的雪永无止息地落下,连足迹都无法长久留在这个极北的、寒冷的白色国度。——但他分明能够听到身后有月光在靴底碎裂成冰的声响渐行渐远。他停下来,向前方雪与夜幕的尽头长久地凝望。

"我知道的。"

最后留下的话语有一半落进了新印下的足迹。另一半被风吹散,挂在冷杉树的树梢和冰棱一起逐渐融化,亦或是沿着相反的方向追逐远去的另一个身影,像一个安抚的吻一样落在他浅色的、沾了些冰晶的睫毛上。但无论如何,它们终将被终年不息的大雪掩埋,如同每一个沉睡于冰原之下的灵魂一样寂静无声。

而他最终也没有回头。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