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dervoge.

都是隨便寫的

©Wandervoge.
Powered by LOFTER
 

无意义之二.

-

 岛屿上的秋季来得很不自然。

最后一刻的钟声敲响了。属于夏季的果实在一夜之间腐坏或生出细密的绒毛,乔木落光了叶子,花瓶里被剪下来却依旧盛开了一季的鲜花也在午夜过后无声地枯萎而去。——但若是水果永远不会腐坏,鲜花永远不会凋零的话,谁又能相信这个小岛是真实存在过的呢?女孩儿理了理鬈曲着搭在肩膀上的茶栗色短发,将几枝正在盛开的连翘插进装满了干花瓣的素瓷瓶。
她就是在这时候听到外面的喧闹声的。
"城堡的女儿!城堡的女儿!"

人们聚集得越来越多;他们满含着爱慕与敬意仰望着高台,向那个方向举起手中的花束——多数是红玫瑰与天竺葵,但他们的喊声可把女孩儿吓坏了。她被人们推搡着,向着与来时相反的方向一点一点移动过去,最终却被推到了离高台最近的位置。
那是她第一次见到城堡的女儿。
是怎样的女孩子呢。——她从未见过这样漂亮又优雅的人。她的衣裳,她的手指,她笑起来的时候弯出弧度的嘴唇,这些让女孩儿一下子就昏了头。城堡的女儿!城堡的女儿!她可真是个公主——头发像乌木,皮肤像白雪,有着猫一样的优雅和比最深的海底更加泫然的蓝眼睛——
"是送给我的吗?…这些。"
她听到城堡的女儿在对她说话。天哪,蓝眼睛的公主,天空与海的神祗——那个声音令她联想起一切美好的东西。夜莺,知更鸟,红蔷薇,盛开着苜蓿的原野与流浪的唱诗人——而她捧着粉色风信子的手被另一双手握住了。女孩儿抬起头,躲躲闪闪的视线猝不及防地撞进那双深而清澈得令人窒息的海色双眸。
"…更加接近一点也没关系。"

已经是很久以后了。蔌枋色的窗帘厚重到几乎无法一个人收起,只能够通过褶皱处晕开的绯褪或菖蒲莲色判断早晚与估算时间;女孩儿穿着她过去从未见过的丝缎衣服,手腕上戴满了红榴石的锁链与缀着玫瑰流苏的青金石。城堡在接纳了她之后并没有改变什么,蓝眼睛的公主仍然站在高台上接受花与仰慕——但是再也没有别的人被带进来了。
一只雪鸮用它灰褐的喙敲击落地窗。它似乎认定这是一所空房子,或者一个即将分崩离析的残破梦境。
"…稍等喔,这就替你打开它。"
她换回了可可亚与向日葵色交织的亚麻裙子。围裙的旧蕾丝边已经有些露出了藏在里面的线,但这并不要紧,有除开缝补之外更重要的事情等着她去做。
女孩儿撒了满桌子的红玫瑰花瓣,在信封里装满金盏菊,然后把金黄色的郁金香别在头发上;在推开窗户之前,她对着窗外的雪鸮先生眨了眨绿宝石一样的眼睛,快乐又甜蜜地笑起来。
"我们这就要开始逃跑啦。"
——快逃吧。跟随一只怀表兔子坠入不可思议之国的爱丽丝绝不能贪恋无法归去的绮丽梦境。再快一点,赶在夜幕降临与午夜的魔法消失之前,从梦中醒来吧——

"…Cinderella."


-Fin.




注:
关于文中出现过的花。连翘是预感,红玫瑰热恋,天竺葵偶然的相遇,粉色风信子倾慕,向日葵沉默的爱,金盏菊破碎与别离,黄色郁金香则代表着绝望的爱情。

  1. Wandervoge. 转载了此文字
    蒲公英:无法停留的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