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dervoge.

产粮极慢,谢谢不嫌弃。

©Wandervoge.
Powered by LOFTER
 

自设之一.

-

是天亮起来还没有多久的时刻。低垂的夜色潮水般褪去,在那之下层叠的绀青与新蓝互相晕染着渐次显露出来,并随着云层后头几乎无法捕捉的微弱的秋橘红的出现而最终确定为洇开了大片鸽羽灰的露草色黎明。

Gene起得很早,他在天色亮起来之前就已经清醒过来了。要说得再准确一点的话,一个月,三个月,四年,六年,七年——他似乎也很久没有好好地睡过一觉。

但在他看来这并不妨碍他做任何事情,最多也只能算做是无伤大雅的坏习惯。谁没有失眠过呢?他这样想着,心不在焉地托起盛着不知名烈酒的香水瓶在身边晃了晃。他的未成年同居者嗅到酒精的气味,将苍绿色的眼睛张开一条缝但又紧接着重新合拢,看样子似乎还在沉睡着——这换来他落在额头上的小心的亲吻。

"早安,Xavier。"

他的声音像掠过水面的风一样轻而低沉,似乎还糅合着一点悲伤的意味。但那并不明显。

"…你早就应该醒过来啦。"


Xavier应该是在他煮牛奶的时候坐在那里的。Gene明显吃了一惊,但紧接着便将自己那份樱桃蛋糕推了过去,望向少年的眼睛里闪烁着满溢的温柔的湖绿色。

而被他注视着的人没有什么反应。他依旧是坐在那里或者说被放在那里的姿势,目光似乎集中在属于他的那一份早餐上,又好像仅仅是在发呆,甚至说他看上去已经死掉了也不过分。他的身子向前弓着,背部弯曲出类似于瓷天鹅的光滑曲面与质感,而放在桌子旁边的手一点要握住刀叉的意思都没有,看上去像被钉在了十字架上的失了灵魂的空壳,或者断了线的提线木偶。

"…不喜欢吗?但今天不是喝酒的时候。你还没有成年呢。"

Gene的绿眼睛不再像刚才那样快乐了。他喝掉自己的冰牛奶,然后发现Xavier正看着他——至少是看着他所在的方向。于是他露出一个笑容,走过去将刀叉放在他的手心里。

"要好好呆在家喔。…今天不准再喝酒了。"

灰色的直发颤了颤,而后缓慢地向着一个方向柔软而温驯地滑落下去。Xavier偏过头用一只眼睛看着他,张了张裂开的嘴唇发出似乎是个疑问句的气音。

"…?"

"我会回来的。很快就会。…我们会一直在一起。"

他又一次低下头亲吻他。动作轻柔而充满怜惜,像是蜂蝶亲吻花朵,抑或是圣徒亲吻他流浪至此的苦难的旅人。


"早上好,Dr.Clinton。"

Gene拉开椅子坐在对面,愉快地对他的医生笑起来。

"Xavier今天心情不错,虽然还是不会讲话…但非常顺从地呆在家里了。"

"如果您有什么想说的话,请快一点。Xavier在等我回去。"

医生奇怪又不可思议地看着他的病人。而紧接着,他良好的职业素养使他的身体回到了正确坐姿,并从抽屉里抽出他那本早就没用了的心里治疗方案——然后他可怜的Mr.Gene露出了混合着嘲讽与厌恶,和神经质幸福感的病态表情。

"…您依然坚持我需要接受心理治疗吗,Dr.Clinton?"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