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dervoge.

都是隨便寫的

©Wandervoge.
Powered by LOFTER
 

无意义之一.

-

  是冬季,漫长却并不绝望。

  又有人在敲门了。女孩儿从暖呼呼的卧室走出来并抱上她的猫,轻轻巧巧地滑下旋转楼梯跑去开门——这个月的第二十次。雪人来过三次,狼来过五次,棕熊几乎每天都来讨要蜂巢,而贪心的复活节兔子一次就拿走了两枚金币。今天该是狼先生的场合啦。她皱起眉头把干掉的橘子皮扔进壁炉,之后又觉得好笑,然而最终还是按下了有着漂亮纹路的门把手。

  "晨安…"

  "我喜欢你!"一个细嫩的声音在门外突兀而欢欣雀跃地响起来;听上去颇有点儿像是提着一篮子新鲜浆果的女孩子,灰绿斗篷上落满了雪,捧了大束的红玫瑰而蓝眼睛亮晶晶,"我喜欢你!"

  可怜的女孩儿有点惊惶失措了。她慌慌张张地抵住门,抱着蓝眼睛的猫在逐渐形成的囚笼里左冲右突,但最后不得不停下来;幸福真是可怕的怪物,一个小小的小女孩儿又能承受得起多少呢?她快乐得眩晕,眼底铺满了星星碎片,伤口也跟着摇曳出花与焰火的色泽。她的心脏跳得厉害——"她喜欢我!她喜欢我!"

  但很快她又疑惑起来。这次和往常不一样了;甜蜜、明亮、抽丝剥茧,像是壁炉旁边圣诞树形状的砂糖罐,或者蜂蜜放多了的橘子糖果。

  "除了我以外,你还喜欢什么呢?"

  "巧克力?锈桔梗?香槟色的茶盏还是吟游诗人?"

  棉花糖一样的云散开,天空洇成她喜欢的荒原蓝,在靠近城堡尖顶的地方又柔软地渗透出一片琴柱草与深薄荷色。女孩儿把手放到窗玻璃上呵着气,远远地看到岛上狂欢的人群和林中星点的火光。他们看上去快乐又毫无顾忌,他们——他们没有恋爱过的吗?她疑惑起来,然后使劲眨了眨眼睛,但视野依然模糊得晕头转向。

  一只灰色的鸽子在窗台上呆头呆脑地立着。廉价香槟翻倒在地毯上,空气中弥散开冬季清甜的橘子味儿。

  ——她还以为那是玻璃上凝起来的小水珠呢。

  是漫长而并不绝望的冬季。正下着终年不止的大雪,星子多得像桌子上的橘子软糖,而洋红和松石绿的弧形光晕则柔和而遥远地浸透了大片玻璃纱一样低垂的铁绀色夜空。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