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dervoge.

都是隨便寫的

©Wandervoge.
Powered by LOFTER
 

River

"他躺进木筏里,然后找到了钥匙。"

他躺进木筏里。载他的棺椁是半截空心的树,足够容纳他盛装的肉身。
于是他可以安睡,正在漫长的夜晚之间。呼吸放缓时有光斑落进溪水,头发像溪里的灯芯草那样轻柔地摇曳,指甲划过青苔和卵石,如同有着柔软牙齿的鱼类。再没有比这更美妙的事情了。他在潮热的林中顺流而下,双唇紧闭,其下埋藏的话语乃至姓名都未可知,或许眼中弥漫青蓝色的烟雾。有时候他搁浅在某处岸边,双手于胸前交叠,高大的树木以金色花覆盖他的身躯;在季节性的暴雨中,他的眉骨蓄起带有藻类的清水,鱼类吞吃木筏下紧贴的螺。
睡眠在软木塞里。瓶中是溪水、泡沫或树心的汁液,一触即溃的烛火。从蔽日的乔木间到能够抚触到灌丛细密尖锐的枝条,覆蜡的叶片从他手中落进溪流,成为一只船,慢吞吞到融开雪原的冰水中被封冻直至万亿年后,而那时他已抵达终点。他不老而不死。他躺进木筏里,在长眠中随水流去;横跨无光的密林与永恒的冻土,久远而静默,如同万事万物的归乡。